首頁>檢索頁>當前

走出舒適區 拓展閱讀視野

發布時間:2023-01-04 作者:常生龍 來源:中國教育報

■2022年度私人閱讀報告

我從小就喜歡閱讀,閱讀是我生活的有機組成部分,貫穿于整個學習和工作的歷程中。2005年評上特級教師之后,我給自己提出了一個要求:每周讀一本書,寫一篇3000字左右的讀后感。要求自己從原來的隨性閱讀,轉向有計劃有任務的閱讀。剛起步的階段確實有些壓力,但當新的閱讀習慣養成了之后,如期完成閱讀計劃就變得很自然了。

完善知識體系

2021年11月,我曾在《中國教育報·讀書周刊》上刊發了《構建自己的閱讀體系》一文,提出了教師要建構“七巧板”式的閱讀體系。這七巧板分別是學科本體的知識,基于腦科學與學習心理的學生學習的知識,課程設計、實施與評價方面的知識,教育教學管理方面的知識,教育理論與教育哲學知識,“五育融合”與資源整合方面的知識,科學與人文等文化知識。

在選擇閱讀書目時,我常以該閱讀體系為依循,了解相關領域的新發展、新實踐,努力讓自己站在教育改革的制高點上,在完善自身專業知識體系的同時,盡可能拓展自己的知識視野。

教育理論是教育教學實踐的行動指南。對于教師而言,既需要了解行為主義、認知主義、人本主義等宏觀的教育理論,也需要從中觀的層面把握專業化、學習風格、學習動機、行為管理等教學思想,更需要明晰課程規劃、教學計劃、教學實施、評估與反饋等具體的教學實踐理論。在這方面,鮑勃·貝茨的《簡明學習理論》是一本很好的工具書,對教師在教育教學中可能涉及的教育教學理論做了詳盡的分類,對理論的要點、在教學實踐中如何使用也做了簡要說明,很適合教師常備在案頭,隨時翻閱。而卡蘿爾·湯普森的《學習理論的日常教學應用》一書則告訴教師,在教育教學實踐的各個環節,教育理論如何指導我們的教育實踐,教師可以選擇怎樣的路徑和方式踐行這些教育理論。

我們常說觀念決定行為,你秉持著怎樣的教育觀念,就會以怎樣的方式從事教育工作。那么在教育實踐過程中,自己所秉持的教育觀念究竟怎樣?這需要從教育觀念的源頭——哲學中去找尋。一年來,我閱讀了威爾·杜蘭特的《哲學課》,喬斯坦·賈德的《蘇菲的世界》,帕斯卡的《思考的智慧》,周濂的《打開:周濂的100堂西方哲學課》(上下冊),馬庫斯·威克斯的《哲學有什么用?》等十多本哲學著作,從哲學的角度梳理出人們秉持的幾種不同的教育觀念,讓我對哲學和科學的不同特點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從哲學角度去思考問題,需要我們掙脫現有思維方式的束縛,跳出現狀看問題,這不僅能拓展人的視野,也能促使人的觀念革新,在教育走向高質量發展的今天,這樣的思考極其重要。

當然,創新不僅局限在觀念領域,它必將通過日常教育教學行為的持續改進,在潛移默化中實現教育的轉型發展。這種改進有的是在制度層面,有的是在技術層面,有的是在課堂實踐層面,當然也包括思想層面。如果我們讀一讀李希貴的《學校制度改進》,蘇伽特·米特拉的《云端學?!?,佐藤學的《靜悄悄的革命》,張志勇的《問道教育》等著作,相信對此會有更加深刻的認識。

進入新世紀以來,腦科學領域的飛速發展,讓我們對腦神經如何構建鏈接形成記憶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對學習的生理機制有了更多的了解,也催生了學習理論的新進展。因材施教過去之所以很難做到,是因為我們很難搞清楚學生是怎樣的“材”,隨著腦科學和學習科學研究的快速發展,這樣的狀況有了很大的改變。一年來,我閱讀了多本與此相關的書籍,包括芭芭拉·奧克利的《學習之道》《學會如何學習》,喬·博勒的《學習天性》,丹尼爾·利伯曼等所著的《貪婪的多巴胺》,布朗等人所著的《認知天性》等,對學習的編碼、鞏固和檢索等環節有了更加深刻的認識,對學習的有效模式也有了更加深刻的體認。

對于一個教師來說,不僅要研究學習的基本原理,還需要加強心理學方面知識的學習,更準確地把握學生在社會群體中表現出來的心理特征,為他們提供有針對性的指導和幫助。一年來,我閱讀了斯坦利·米爾格拉姆的《對權威的服從》,羅伯特·戴博德的《蛤蟆先生去看心理醫生》,維克多·弗蘭克爾的《活出生命的意義》,朱利安·巴吉尼等人合著的《當哲學家遇上心理學醫生》,本·富爾曼的《回彈力》等多本心理學著作,更加認識到心理因素的復雜性,意識到人選擇做一件事情,往往受到多種因素的影響、多種力量的沖擊,價值觀和道德準則只是其中的因素之一,甚至可能還不是主要的力量。

補上知識短板

“雙減”政策實施一年多來,學校和教師在積極推動課程教學改革、著力提升教育質量的同時,也在深刻反思教育教學實踐中存在的難點和堵點,作業自然成為繞不開的焦點。

每一個有著學校教育經歷的人,都有豐富的作業經歷。完成作業時的輕松、挑戰成功時的興奮、碰到難題時的困頓、思維阻滯時的沮喪……相信每個人都有相似的感受。在課堂教學中,我們常把備課、上課、作業、輔導、評價稱為“教學五環節”,作業顯然是承上啟下的關鍵環節,課堂教學的效果、學習質量的高下,雖然有多種因素互相交織,但作業必然是其中重要的要素之一。

作業是如此重要,但當我們將目光聚焦在作業這個要素上時,就會發現有關作業的理論以及相應的作業課程非常少見,大多數教師對作業的認識,都是基于自己求學時期的經驗以及當時教師的做法。教育系統對作業的研究非常缺乏,很多學校常年不要求教師編制作業,往往采取“拿來主義”,將各種印刷成冊的練習作為學生作業的來源;很多學校的教研組活動,作業經常被邊緣化,很少有機會成為研究的主題。作業,真的是“熟悉的陌生人”,教師和學生整天同它打交道,但對它的基本屬性、設計原則、使用規范卻茫然無知。

為了揭開作業這一“神秘的面紗”,一年來,我四處搜尋,找到了十多本有關作業研究方面的專著仔細研讀,其中包括艾爾菲·科恩的《家庭作業的迷思》,方臻、夏雪梅編著的《作業設計》,王月芬的《重構作業》,王月芬、張新宇等著的《透析作業》,艾琳·迪普卡的《聚焦家庭作業》,切爾尼亞夫斯基等人合著的《作業設計300妙招》,馬燕婷、胡靚瑛等著的《核心素養導向的作業設計》等。同時我還閱讀了刊登在相關學術期刊上、與作業相關的眾多論文和經驗體會文章,對當前人們對作業的認識、教師在教學實踐中對作業的設計和處置,有了較為清晰的認識。我越來越真切地感受到,推進教育高質量發展,有很多路徑和策略,如果學校和教師能抓住作業這個要素做好文章,就有可能在不傷筋動骨的情況下,有效落實“雙減”任務,讓學科、學校的教育質量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

應該怎樣去做,才能切實提高作業的質量,將減負增效落到實處呢?我覺得僅僅將自己閱讀相關書籍的讀后感發布出來,提供給一線工作的教師還不夠,他們得到的仍然是雜亂的、零散的信息,沒有辦法形成有關作業系統化、具有可操作性的實踐智慧。為此,我在廣泛閱讀的基礎上,結合自己從教多年的工作經驗,以作業設計為切入點,從作業設計需要遵循的學習理念、作業設計需要把握的關鍵環節、作業設計需要遵循的策略等維度,把我自己對作業的理解進行梳理,撰寫出了《作業設計的30個原則》一書,書中既有理論方面的闡述,更有各學科豐富的案例來佐證,努力引導教師關注作業設計,提升作業的品質。對我來說,這樣的閱讀、研究和寫作很有意義,不僅補上了自己在教育實踐中的一個短板,相信也會為“雙減”政策的有效實施貢獻自己的力量。

拓展閱讀實踐

在一些教師看來,閱讀似乎是文科教師的“專利”,我對此有不同的看法。作為一名物理教師,我曾在2020年4月22日的《中國教育報》上發表《閱讀不僅是語文教師的事》一文,在教育領域引起較大的反響。我的嘗試并非局限于此。

近年來,我在堅持每周一本書閱讀的同時,注意觀察和了解教師群體的閱讀現狀,發現多數教師沒有養成閱讀的良好習慣,不大會選擇閱讀書目,閱讀過程中半途而廢的情況非常普遍,認真讀完一本書本身就很不容易,讀完之后能夠寫出感悟和體會就更加不易了。但教師面臨著課程教學改革和教育內涵發展的時代要求,有很多新的思想、新的技術都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教師沒有終身學習的意識和能力,在課程教學變革的大環境下,必然會捉襟見肘、力不從心。

我能為教師做些什么呢?我將目光聚焦在了“教師閱讀”這個話題上。有關閱讀方面的書籍比有關作業方面的書籍要多很多,我選擇了一批風格不同的書目來拓展閱讀,其中包括阿爾維托·曼古埃爾所著的《閱讀史》,艾德勒等人所著的《如何閱讀一本書》,威林厄姆的《心智與閱讀》,聶震寧的《閱讀的藝術》,迪昂的《腦與閱讀》……在廣泛閱讀的基礎上,結合自己這些年來的閱讀實踐,撰寫了《教師閱讀那些事兒》,從教師為什么要閱讀、教師閱讀應該讀什么、面對一本書應該怎樣讀、讀完了之后如何將閱讀成果表達出來等四個方面,為教師的讀和寫提供了一條可借鑒、可參考的路徑。

這樣不斷拓展的閱讀實踐,也讓我更加深刻地體會到閱讀對于一個人的價值,閱讀對于教師的意義,堅定了將閱讀進行到底的勇氣和信心。

(作者單位系上海市教育考試院)

《中國教育報》2023年01月04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missionsfortr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蕉视频青青久久久_精品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妻精品一区,国产亚洲综_久久久久久免费自慰西西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