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班級育人”60年:做“整個人的教育”

發布時間:2023-11-23 作者:李庾南 馮衛東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人民教育》

我(李庾南)1939年生,今年84周歲。1957年,江蘇省南通市第二中學高中畢業,直接走上三尺講臺,至今整整66個春秋,其中做了60年班主任(1957-2017年)。此后,做“年級班主任”至今,一學期輪流在各班任教一周,與該班班主任、學生一道開展班務活動。1978年開始進行教學改革,創立初中數學“自學·議論·引導”教學法,經過長期實踐與探索,2014年榮獲首屆基礎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今年,以“‘班級育人’60年”摘得第三屆基礎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獎一等獎。我始終認為,“班級育人”不等于、不只是通過班務管理和狹義的班級德育活動來育人,而是將所有教育教學行為都放在“班級育人”范圍內,是廣義的“班級育人”。這就決定了“班級育人”是一種系統性和整體化的教育實踐活動。

一、“整個人的教育”是一輩子的職業和事業

1994年11月滿55周歲時,我提出申請,學校、教育局、人社局和市政府逐級審批,延遲退休。后來市政府特事特辦,批準我終身從教。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盡管我已作出了一定的事業、成就和貢獻,但更多、更大的事業、成就和貢獻則是在而后將近30年的時光里所做成與作出的。每一個人的生命時光都是線性流逝、一去不返的,而我正因了這差不多30年的時光,大大拓展了事業和生命空間,也較好地豐盈了近十屆、近千名學子學習與成長空間,與他們一起創造了較為出彩和精彩的生長可能、發展圖景;有力助推了我一生系之、從未離開的江蘇省南通市啟秀中學,使之成為初中翹楚、江海名校。

今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支持和吸引優秀人才熱心從教、精心從教、長期從教、終身從教”。吸引優秀教育人才終身從教,應成為一種制度安排和工作機制,相信有更多教育同人和我一樣,將終身耕耘在中小學教育這方希望的田野上。這也是孩子之幸,民眾、社會之幸。

二、“班級育人”:學科教師與班主任相融合

我一直認為,學科教學與班集體建設密不可分,抓學科教學必須首先抓好班集體建設。而長期以來,這兩者往往處于分離和分立狀態,進而引發一系列問題,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育人與育分倒置。既要育分,更要育人;育分也應是在育人,并為了育人;育人是價值旨歸,育分是途徑、載體。長期以來,兩者常本末倒置,應予以糾正。

班務與教學脫節。班務往往局限于班級日常事務、常規德育活動,與作為班級主要事務的教學“兩張皮”,難以實現德育與智育融通,難以通過班級建設實現道德向導與學習引導的交互生成,難以充分發揮班集體應有的促學功能。

學科與學科割裂?!鞍嗉売恕眻F隊是一個教育共同體,然而在不少班級,學科教師缺乏必要的溝通和有效的協作,彼此力量相互耗散,既不利于協同育人,也不利于學生心智結構完善和素養培育。

這些也導致班集體教育功能殘缺、教育價值不健全,應擔事務、應有活動缺位或不到位,“班級育人”內在結構的失衡,等等。

針對這些問題,60余年來,特別是中后期,我愈發自覺地致力于建構“班級—學科融合育人”整體格局,促進班級教育教學質態不斷優化。大致可分為四個階段:

礪能適崗期(1957—1977年)。初為人師時,迫切想把班帶好,把學教好,站穩講臺。因此,以嚴格的制度管理和強大的精神激勵促進學生,克服困難,爭先奪旗。班級和學生各方面越來越好,自己則逐步嶄露頭角,不斷夯實今后勝任教育教學工作的能力和經驗基礎。

堅定信念期(1978—1999年)。漸漸悟到“教育的主體是受教育者自己”。在“自學·議論·引導”教學實踐中,以學生學習和成長為出發點,聚合各種能動因素,幫助和促進他們自學、自律、自理、自立,學生愈益成為學習和發展的主人,班級各方面都領跑年級或全校。由此形成和日益鞏固“一生只做一件事”“做教師也要做班主任”等信念,并注意探索、總結使班務與教學互動共促的機制和經驗。

創新升華期(2000—2011年)。我意識到,“班級就是小社會”,只有“彈好鋼琴”,把班級生活的各種因素充分、有機地協調起來,才能實現“整體大于部分之和”的教育效應。一方面建構、踐行與完善“屬己學力觀”,將之理解為學生自我獲取、自我建構、自我超越的知識、能力、態度與價值觀的總和,其中知識為基礎,情感、態度為動力,思維能力和良好人格為核心,切實幫助學生全面發展學力。另一方面將班級各有關方面凝聚起來,形成教育共同體,強化整體育人效應。

成型推廣期(2012年至今)。黨的十八大首次提出“把立德樹人作為教育的根本任務”。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回答好“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為誰培養人”等重要問題,班級和學科育人對此都要作出有力呼應和積極回應,為此明確提出“自育·互惠·立范”的育人主張。

“自育”是學生以自我為對象而進行的教育行為,主要有自我確立行為方向、內容和方式,自我開展行為反思、監督和調控,自我進行認知校正、要求提升、意志強化等。

“互惠”指在德育場域里,人與人之間相互學習、共同進步。它亦形諸學生智力活動與道德學習之間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關系,還可以發生在師師、師長等組成的“育人共同體”中。

“立范”主要指教師為學生或與學生一道尋找、樹立榜樣;也指引導和驅動學生為自己確立道德或行為之“范(模子)”,進而“讓自己站成一個‘大寫的人’”。

其中,自育是基礎,互惠是關鍵,立范是追求。就此,著力開展兩方面工作。

一是逐步建構“治班課程”。包括家國情懷、理想教育、紅色文化、社會實踐活動、生活準備、心理優化、班本文化、離隊或入團、畢業離校、家校共建等方面內容。2021年,成功申報江蘇省中小學生品格提升工程項目《“自育·自立”主題班會學程設計與實施》,整體設計與實施貫穿初中三年的“主題班會學程”,引領學生與學程偕行,立自育之志,做自立之人。

二是系統形成“治班工藝”。如在學生身心發展關鍵時刻,促使其頓悟式成長的“工藝”;抓住契機,使個別積極事件由偶態向常態轉化的“工藝”;在特殊情境中化解沖突,使事情朝著正面方向發展的“工藝”;有效調控學生消極個性,使其與群體相容共長的“工藝”;等等。

用課程統領班級事務,利于協調各種因素,避免無謂內耗,提高工作效能;用“工藝”提升帶班經驗,既使日常工作不在簡單經驗層面徘徊,也有利于擯棄“應景思維”,消解“盆景效應”。

在橫向維度上,“做‘整個人的教育’”就是既教好書,也育好人。這指向于學生,但也(反)作用于教師個體及其所在的群體和團隊。

一是努力成為“詩人工程師”。自“八五”時期以來,就學生學力發展、德行養成等問題,主持、完成九項省級以上課題,共同構建和發展“班級—學科融合育人”實踐與理論體系。將“自學·議論·引導”教學法迭代升級為“三學”新理念,即“學材再建構,學法三結合,學程重生成”,“三學”兼具教學原則、范式等,也更具操作性和推廣價值。有了教科研的加持,使自己不斷超越感性經驗,豐富了理性智慧,提升了教育站位。

二是傾情帶動“共生合伙人”。這包括我與學科組內全體教師、我與班級內各科教師、我與家長、我與“李庾南實驗總?!鳖I銜的實驗區和實驗校等幾對關系。以校外研學旅行為例,在學校、全市乃至更大范圍內,我班學生“走”得最多也最好,這也得益于部分工作由班級家委會擔綱,任課教師也積極參與、協助,既化解了客觀存在的“兩難”問題,也激活了家校、師長、師師同心共育的情智,使育人真正成為大家共同的事業。目前,實驗區、實驗校都以“三學”和“自育·互惠·立范”為共同行動綱領和育人總主張,整體呈現出偕行共進、共同發展的可喜生態。

人作為個體的力量以及他所表現出來的外在的力量總是有限的,但向內挖潛,與外聯動,就有了無限的力量和無限的可能。如此,才是完整意義上的“整個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整個人的教育”。

三、以“整個人”去陶育“完整人”,使學生健康成長、和諧發展

教師,特別是班主任,其本身也是一門“德育課程”。有人說我“首先把自己修成了一門優秀的德育課程”。我最重要的自修方式是“讓自己長出精神來”,這精神是“身份可以普通,境界不能低下;一生勤勉奮斗,始終有所追求”。我也千方百計“引導學生長出精神來”,而以身作則、率先垂范是最佳的引導法,我不時向學生講述自己的成長史、奮斗史,以及由此引發的人生思考、哲理啟迪?!坝H其師而信其道”,一屆屆學生乃至每個個體都從中汲取了強大的進取動力。

我常想,60余年來自己所帶班級學生之所以在各方面都表現出強勁的優勢,說到底也是因為有一股向上向善、求真求美的“精氣神”充盈心間。這固然不是我一人之所能、一人之所為,但客觀地講,與我在他們所處初中這一特定時期為其播下“精神良種”有著內在的深刻關聯?!叭耸且幸稽c精神的”,我每每跟學生說起毛澤東的這句名言,很多學生也不時念叨它,這成了他們的成長格言、心靈之音。

良好的“精氣神”往往無影無形,可也無所不在,有時還無往不勝,較短時期內在我所帶班形成和集聚,班級生活形成一種積極而強大的“氣場”。有了它,自學和自育變為一種自覺,議論和互惠成了一種習慣,引導和立范化作一種內需。有了它,不僅在課堂上,學生主動學習,積極思考,踴躍表達,熱情相助;而且在各種班務活動中,學生都能較好或很好地發揮各自主觀能動性,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如主動優選與分享學習資源——學材,建構與完善學習方式——學法,推動與優化學習進程——學程,原來發端于數學教學中的“三學”在這里同樣有用武之地,同樣能發揮育德育人的良好功效。這也應了赫爾巴特的話,沒有無教育的教學,也沒有無教學的教育。在這個意義上,我把“班級育人”60年最根本的經驗、最主要的智慧歸結為:引導學生長出精神來,引領學生奠基堅實的“人格長城”(陶行知語)。這是教育教學實踐活動至關重要之所在。

長期以來,我班學生數學及各科成績和學業素養都較大地優于其他平行班級,學生學習內驅力及可持續發展水平等各項綠色指標令人驚艷,他們面臨挑戰性學習任務、面對相對較大的學習負荷時,亦無厭倦之情,常有滿滿的“獲得感”。我們早已實現“雙減”,并接續不斷創造“一個不少,個個合格,普遍優良,部分優異”的微觀高質量教育體系。年級各班也被帶動起來,整體上較大幅度領先于市區乃至全市各初中學校。尤為令人振奮的是,學生以英雄、模范人物為精神偶像和行為標桿,基于民族文化傳統的“立己達人”品格追求、基于崇高理想與信念的“新時代好少年”成長自覺成為他們鮮明的精神底色和人格特質。我更多視學生所取得的高分數、優成績為“額外獎賞”,是對學生自育、自立等優異人格精神的“獎賞”。

60余年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之后,我努力做好“整個人的教育”,注重統籌教育教學,促進德智共生。在教書,也在育人;開展德育活動,也在培養學生形成優良的學習品質和學習素養。教學與德育一體兩面,日益耦合,綜合寫就一部指向育人、管育合一、共生相成、完整協同的大教學論。

(李庾南單位系江蘇省南通市啟秀中學,馮衛東單位系江蘇省南通市教師發展學院)

《人民教育》2023年第20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missionsfortr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蕉视频青青久久久_精品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妻精品一区,国产亚洲综_久久久久久免费自慰西西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