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為來華留學生更好地融入中國賦能

發布時間:2023-11-14 作者:殷雪莉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近年來,隨著我國對外開放不斷深入和“一帶一路”倡議的深入實踐,我國來華留學教育事業突飛猛進,中國已成為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地國,來華留學生亦成為我國大學生群體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其社會適應狀況關系我國來華留學教育和高等教育的質量。盡管我國來華留學教育已積累了幾十年的發展經驗,但針對來華留學教育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宏觀政策管理和質量控制方面。我國的留學生跨文化教育體系存在跨文化整體設計與具體實踐指導缺失問題,更多關注文化而不是跨文化,留學生管理的跨文化意識不足。

image.png

留學生在華適應能力研究的重要意義

社會適應性起源于達爾文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進化理論,認為自然界生物只有適應自然法則才能進化發展生存?!吧鐣_爾文主義之父”赫伯特·斯賓塞提出“社會適應”的概念,發展至今其含義包括行為和心理兩個方面,其基本內涵是指個體逐漸接受現有社會的道德規范與行為準則,對于環境中的社會刺激能夠在規范允許的范圍內做出反應的過程。長期難以適應社會的個體對社會產生適應障礙,輕則情緒失調、學習生活能力下降,重則人格缺陷、精神病態。來華留學生的社會適應性主要指非中國國籍的學生在華學習期間,根據中國法律法規、社會制度、風俗人情、校紀校規以及社會發展趨勢等,及時調整自身的心理和行為,與周圍社會環境良性互動,增強適應外部社會變化的能力,從而達到與社會環境和諧狀態的角色轉換過程。來華留學生在華學習生活面臨極大的交流溝通障礙和社會人文差異,其社會適應能力直接關系來華留學生的學習能力和身心健康。

影響來華留學生社會適應能力的重要因素之一是跨文化交際能力。2018年,教育部印發《來華留學生高等教育質量規范(試行)》,其中明確提出來華留學生應該具備包容、認知和適應文化多樣性的意識、知識、態度和技能,具備跨文化和全球勝任力,不同學歷層次的來華留學生應具備不同的跨文化交際能力。所謂跨文化交際是指本族語者與非本族語者之間的交際,也指任何在語言和文化背景方面有差異的人們之間的交際。當客居者進入不熟悉的文化環境時,因失去了熟悉的社會交流符號與手段而產生一種迷失、疑惑、排斥甚至恐懼的感覺,這種現象稱為“文化休克”。語言及非語言交流障礙、文化價值觀差異、社會風俗習慣、宗教信仰差異以及思維方式都是引起“文化休克”、造成文化沖突的原因。

面對文化沖突,不同人群的跨文化交際能力各不相同。美國人類學家愛德華·T·霍爾(Edward·T·Hall)根據信息在傳播過程中對語境的依賴程度,將文化劃分為高語境文化和低語境文化。高語境文化中,絕大部分信息在交際時存在于物質語境中,即由社會文化環境和情境來傳遞,或內化于個人記憶思維深處,只有少量的信息由顯性的語碼負載,人們對于語言環境中的種種微妙之處體會深刻;低文化語境的交流與此相反,語義的主要載體是語言本身,隱形環境傳遞的信息較少。路斯迪格(M.W.Lustig)等學者在表達方式、人際關系和時間處理方式三個方面總結出高低文化語境傳播方式及特點:高文化語境傾向于采用內隱含蓄的方式,以及斷碼信息和較多的非語言編碼表達信息,建立緊密性強、高承諾的人際交流圈,時間處理高度靈活;低文化語境反之,傾向于采用外顯的明碼信息和言語編碼表達信息,人際關系不夠密切,低承諾性,時間處理高度組織化。高低文化語境并非兩個獨立的類別,而是文化交流的兩個維度,即便屬于同一語境的不同文化對該語境的歸屬程度各不相同,亦有某些文化在不同傳播方面歸屬不同語境。因此,低語境和高語境的傳播者如果不能認識到相互之間細微的差異,跨文化交流誤解和障礙就難以避免。

來自世界各地的留學生年齡、語言、宗教、習俗、教育背景等各不相同,歸屬不同語境,且歸屬程度不一。他們聚集到中國學習,不僅要適應中國典型高語境文化的傳播特點,而且要同來自不同文化語境的留學生共同學習生活,其跨文化交際能力的高低直接關系自身在華適應能力的高低,以及自我身心健康和來華留學的質量和效果。

文化語境與留學生的社會適應能力

本研究將來華留學生的“跨文化交際能力”作為解釋變量之一,從高低文化語境角度出發,定量分析其與來華留學生社會適應能力的統計學關系。經過多年的發展,我國來華教育量質提升,2018年共有來自196個國家和地區的492185名各類外國留學人員在全國31個?。▍^、市)的1004所高等院校學習,來華留學生人數排名前三的省份依次為北京、上海和江蘇。因此,本研究選取江蘇省一所國家“雙一流”建設高校的來華留學生為研究對象,來自世界87個國家和地區的900余名留學生在該校就讀,涵蓋漢語進修、高級進修、本科、碩士、博士多個層次,能反映出我國來華留學生基本情況,研究結果具有普遍性和參照性。

本研究將調查問卷作為數據搜集的工具,問卷包括基本信息、高低文化語境、在華適應性3個方面31道問題。最終共收集來自亞洲、歐洲、美洲、非洲52個國家的學生提交的190份有效調查問卷。問卷結果采用軟件SPSS26進行數據分析。

本研究中,因變量為留學生的在華適應性情況,包括在華學習、生活及思想狀況等9道問題,其累積之和即為來華留學生的綜合學習、生活和思想狀況,其中狀況非常好、良好、一般、不太好和不好的占比分別為7%、37%、44%、11%、1%。自變量為影響留學生在華適應能力的各種因素。本研究將其分為3個方面:高低文化語境程度(包括表達方式、人際關系和時間處理方式);人口統計學特征(包括年齡、性別和來華時間);學業特征(包括專業類別、學習類別和中文水平),共計9個變量(見下表)。通過從這3個方面對在華留學生社會適應性的影響因素進行實證分析,結果顯示:

高低文化語境與來華留學生的社會適應能力有顯著關系,但并非直接的正相關或者負相關。文化語境的3個維度對來華留學生的社會適應能力影響各不相同。在表達方式和時間處理方面,以外顯的明碼表達和高度組織化的時間處理方式為特征的低文化語境來華留學生社會適應性更強,直接明了的表達方式更容易讓互不熟悉的交流雙方無需揣測即能明白對方表達的含義和情感,避免交流誤解;在不熟悉的環境中,時間處理方式組織化的留學生能提高工作和學習效率,迅速贏得對方信任,累積成就感,從而更快適應新的環境。在人際關系方面則相反,以建立緊密度人際交流圈為特征的高文化語境來華留學生社會適應能力更強,面對新環境,他們會迫切在短時間內找到適合自己的朋友或者群體作為傾訴對象以及情感依賴,遇到困難能主動尋求幫助,從而有效緩解新環境帶來的焦慮、不安和困惑,更快地適應新環境。

在人口統計學特征方面,女生的在華適應能力高于男生。20歲以上的來華留學生社會適應能力基本與年齡呈負相關,這是因為20歲以上的留學生已經成年,基本形成完備的人生觀、價值觀和情緒自我處理體系。年齡越小的留學生更愿意了解和接受新鮮事物,在中國的社會適應能力更強。來華1至5年的留學生在華適應能力隨著來華時間的增長而不斷增強,但本研究發現來華5年以上的留學生在華適應能力最弱,通過對該群體留學生的單獨訪談發現,他們均為在校博士生,普遍日常生活為“宿舍-實驗室”兩點一線,缺乏社交生活,科研壓力巨大,一定程度上造成與社會脫節,文化適應能力反而倒退變差。

在學業特征方面,文科類留學生在華社會適應能力要高于理工類留學生,這與岳蕓對在澳留學生的社會參與度分析結論“商科留學生的社會參與度最高,其次是法律、醫學類專業,理工類專業的留學生社會參與度最低”基本一致,表明世界范圍內的留學生在此方面存在共性,這是因為文科的研究對象為人類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對學生交流溝通能力的要求較理工類專業更高。語言類留學生來華目的以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為主,融入中國社會的積極主動性更高;碩士留學生較本科留學生年齡更大,更為成熟穩重,一部分在中國已有學習和生活經歷,一部分來華前已通過各種途徑對中國有所了解,更易適應在華學習和生活,博士留學生和短期交換生來華目的以單一的學術追求為主,反而對中國的社會文化更難適應。中文水平越高的來華留學生在華適應能力越強,這是因為語言互通為交流提供基礎,減少交流障礙。

對策與建議

針對以上調研結果,提升來華留學生在華社會適應能力,應著力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進行培養:

第一,優化生源結構,建設世界校園。根據教育部2018年統計數據,目前我國來華留學生源中亞洲學生占總人數的59.95%,其次為非洲,歐美占比最少;非學歷生占總人數的47.56%,本科生占學歷生總人數的67%。不同群體的來華留學生在華適應能力各不相同,單一群體人數過多勢必造成大量孤立的個體或者小群體,非學歷生和本科生占留學生總人數的比例過高不利于我國來華留學高等教育高質量發展。因此,政府應制定相應政策,高校應調整招生策略,促進來華留學生源洲別和學歷層次均衡化,避免單一或少數幾類群體占據校園主流文化,構建由來自世界各地、文化風俗各異、品行學業優異的中外學生組成的世界文化融合校園。

第二,創新管理機制,推動趨同管理。鑒于來華留學群體的特殊性和復雜性,目前全國絕大部分接收來華留學生的高校未實現“趨同化”,而是將留學生與中國學生分開,設立專門機構獨立負責教學和日常管理。中外分開的體制導致“隔離效應”,不僅易造成中外學生互不了解,日積月累產生偏見和隔閡,而且嚴重影響了留學生的跨文化適應。因此,來華留學生管理應從剛性獨立化、層級化管理,變為彈性、趨同化、扁平化管理。高校應在提升教職工跨文化交際意識和能力的基礎上,逐步將中外學生的教學、管理和服務融為一體,共享信息和資源,促進中外學生跨文化交際能力的提升。

第三,加強群體研究,精準過程幫扶。來華留學生不僅在人口統計特征和學業特征方面存在差異,而且歸屬不同文化語境,歸屬程度各異,社會適應性能力各不相同。因此,高校應加強對不同文化語境群體的適應性研究,以輔導員為龍頭、中國概況和中文教師為導向、教學行政管理部門為助力、現代化傳播手段為媒介,依據群體文化語境與我國文化語境的差異距離,制定不同級別、難度各異的中外文化融合方案并逐步推進,同時全程監測實施效果以改進方案和進行個案輔導,從而提高文化輸出在特定文化群體中的接受度。

第四,豐富傳播途徑,講好中國故事。中國是典型的高語境文化國家,溝通上采用內隱和含蓄的方式,以及較多非言語編碼表達信息,這對言語本身不通,又來自不同文化語境的留學生來說極易產生溝通信息差,造成跨文化交際障礙。因此,高校和文化傳播機構應豐富傳播途徑,充分發揮新媒體的優勢,用直觀生動的言語編碼將中國的社會文化價值觀轉碼編譯,利用人工智能算法技術程序化、分眾化和差異化傳播信息,講好中國故事,縮小信息差,提升留學生的在華適應度和滿意度,使來華留學生成為高德、高知、高能、知華、友華、愛華的國際人才。(作者 殷雪莉就職于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雷丁學院。本文為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黨建課題國際生黨建工作的文化適應性研究[2023NXDDJ-ZD11]項目成果)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missionsfortr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蕉视频青青久久久_精品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妻精品一区,国产亚洲综_久久久久久免费自慰西西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