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大國崛起進程中的高校智庫力量

發布時間:2023-11-14 作者:周武華 達巍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神州學人》

編者按:國運興衰,系于教育。歷史上,大國興替背后展現出的教育推動力很好地印證了這一點。今天,在邁上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征程、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進軍的關鍵時刻,國家對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的重視也成為題中應有之義。2023年5月2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二十屆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有力支撐”,再一次表明教育強國戰略在國家現代化進程中的重要意義。借鑒、思考并堅持創新是推動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力?;仡櫴澜缰饕髧慕逃龔妵?,總結其成功經驗,規避其失敗教訓,才能更好地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強國。

大國崛起進程中的高校智庫力量

智庫是研究、分析公共政策的機構,專門就國內或國際議題為決策者或社會公眾生產政策提供導向性的分析與建議,以助其就公共政策作出決定。智庫是實現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的重要驅動力量,是增強國家治理能力、建構新的國際敘事體系、提升國家軟實力的重要力量,其發展程度與國家實力發展息息相關。無論從全球智庫發展歷史這一縱向視角看,還是從世界各國智庫發展態勢這一橫向視角看,高校智庫都是智庫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高度重視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高校智庫作為智庫中重要的組成部分,為學術研究與政策研究之間搭建起橋梁,為國家戰略筑建學理根基,并將基礎與應用研究轉化成一種決策者及公眾可以理解、依靠、獲得的政策言語。此外,高校智庫依托于學校獨特資源,在國家公共外交及人才培養等諸多方面發揮著獨特作用。

智庫是大國強國“標配”

任何一個國家智庫的發展都建立在其政治、經濟、文化的基礎上,是一個國家階段性發展需求的產物。大國崛起的過程也是智庫產生重要作用的過程。

智庫隨國家需求應運而生、趁勢而起。自15世紀以來,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等國家相繼成為世界強國,在這些大國崛起過程中,各種智囊機構也隨之涌現。美國作為現代智庫起源及典范國家,在其智庫發展史中一共出現三次發展高潮:第一次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在對外政策上,美西戰爭和一戰標志著美國開始進入國際舞臺中心;在國內政策上,資本主義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經濟壟斷、勞資沖突等社會問題不斷激化,在進步主義思潮的推動下,人們開始重視通過公共政策研究來實現更良好的國家治理。在此背景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1910年)、政府研究所(1916年,布魯金斯學會的前身)等智庫開始出現,這是美國智庫建設的源頭。一戰后,隨著美國在國際事務上的需求不斷增大,胡佛研究所(1919年)、對外關系委員會(1921年)、布魯金斯學會(1927年)等“政策研究型”智庫應運而生。第二次是二戰之后,面臨“冷戰”、美蘇軍備競賽等國際事務,美國政府需要更多的智庫為其全球爭霸提出解決方案,以蘭德公司(1948年)為代表的政府合同型智庫得以建立。這些智庫的主要業務是接受政府的委托研究任務。第三次是20世紀70年代之后,美國內政外交都面臨轉型、分裂的困境。美國國內民權運動和反戰運動風起云涌,國際上“冷戰”進入“蘇攻美守”階段,“冷戰”前半段美國內部在內政外交政策上的共識逐漸消失。傳統基金會(1973年)、卡托研究所(1977年)等“倡議型智庫”紛紛成立,美國智庫的數量也出現了“大爆炸”。這些智庫并不諱言自己鼓吹特定意識形態,強調“思想是商品,政府是市場”等觀念。由此可見,在智庫產業最為發達的美國,智庫發展與國家的發展階段和發展需要總是息息相關的。

一國智庫數量可大致反映出該國的綜合實力?,F代智庫起源于西方國家,目前各國智庫發展水平不一,但一國智庫的發展總是與其國家崛起及社會發展同頻。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智庫與民間學會研究項目”(TTCSP)發布的《2020年度全球智庫報告》顯示,2020年全球共有11175家智庫,其中北美2397家,歐洲2932家,共占全球47.7%;亞洲有3389家,占30.3%;全球智庫數量排名前十的國家為美國(2203)、中國(1413)、印度(612)、英國(515)、韓國(412)、法國(275)、德國(266)、阿根廷(262)、巴西(190)、越南(180),從智庫排名可大致觀察到,智庫數量與國家綜合實力息息相關。智庫數量較多的國家,要么是世界舞臺上的大國,要么是在國際舞臺上高度活躍的國家。

智庫成長速度的變化反映出國家實力的興衰。對比賓夕法尼亞大學2020年智庫報告數據與2010年數據,可以看到一些非常有趣的變化?!?010年度全球智庫報告》顯示,2010年全球共有6480家智庫,全球智庫數量排名前十的國家為美國(1816)、中國(425)、印度(292)、英國(278)、德國(191)、法國(176)、阿根廷(131)、俄羅斯(112)、日本(103)、加拿大(97)。整體而言,10年間全球智庫數量將近翻番,但是各國數據的此消彼長似與國家實力變化有著明顯的對應關系。美國依舊領先,是全球擁有智庫最多的國家,但其增長速度相對不快,與其他國家數量差距縮小。俄羅斯、日本、加拿大跌出前十,韓國、巴西、越南等“新興勢力”進入前十,尤其是韓國已位居第五,讓人印象深刻。值得一提的是,經過10年的發展,中國智庫由425家躍升到1413家,數量是10年前的3倍還多,是前十位國家中增長幅度最大的國家。中國智庫伴隨國家崛起得到了快速發展。

高校智庫是全球智庫中的重要“方陣”

無論中外,大學作為各國智力密集之所,很自然地成為智庫建設重鎮。賓夕法尼亞大學2020年智庫報告所收錄的全球高校智庫共計987家。比較世界各地區,在亞洲、拉美、非洲、中東地區,高校和政府附屬智庫是智庫的主導形式,而高校智庫的數量又遠超政府附屬智庫。賓夕法尼亞大學將哈佛大學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列為2016年-2019年度全球最優秀高校智庫,美國萊斯大學貝克公共政策研究所、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國際事務與外交戰略研究中心、德國波恩大學發展研究中心、新加坡尤索夫·伊薩克東南亞研究所等都是高校智庫的典型代表。

高校智庫憑借其深厚的理論和基礎研究根基、強大的人才儲備,始終緊密服務各國國家戰略需要。例如,1957年10月,蘇聯成功發射世界上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斯普特尼克1號”,給美國帶來了巨大震撼和挫敗感。在此背景下,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分別委托美國一些重要研究機構對“美國外交政策進行全面研究”,其中包括哈佛大學國際事務研究中心、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華盛頓對外政策研究中心等高校智庫對“意識形態沖突、軍事技術發展等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影響”的課題研究。在15個重要議題中,高校智庫承擔其中的7個課題研究??梢钥闯?,高校智庫在當時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一些國家,高校還扮演了智庫“孵化器”的角色。例如,國際安全領域的世界知名智庫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曾經是美國喬治城大學的一個附屬機構;美國外交政策研究所(FPRI)曾經是賓夕法尼亞大學的附屬機構,在智庫本身逐漸成長、成熟后,這些智庫告別依托的高?!皢物w”。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從加強國家軟實力與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出發,高度重視智庫建設。2013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提出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目標。2013年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立健全決策咨詢制度。2015年1月,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10年來,全國各類新型智庫建設工作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

在此背景下,中國高校智庫也實現了蓬勃發展,在新型智庫建設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為國家的戰略研究和政策研究提供了有力的學術支持。2013年5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提出,發揮高校獨特優勢,為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貢獻力量。2014年2月,教育部發布《中國特色新型高校智庫建設推進計劃》,明確了中國特色新型高校智庫建設目標和走向,開啟高校智庫建設大門。在此背景下,高校智庫建設進入快速發展階段。2015年1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國家高端智庫建設試點工作方案》,首次入圍的25家國家高端智庫試點單位有6所高校智庫,足以體現高校智庫在新型智庫建設中的重要地位。2020年,國家高端智庫第二批名單公布,又有兩所高校智庫入選。

充分發揮高校智庫在中國崛起中的作用

高校是孕育人才的重要陣地,是智慧的聚集之地,在智庫建設方面擁有科學、人才等得天獨厚的基礎。西方國家擁有眾多出色的高校智庫,其為社會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但西方智庫建設扎根于其自身政治體系中,中國雖然可以借鑒其經驗,但無法照搬照抄。中國高校智庫應立足國情、著眼全球,找準高?!白烧薄霸胁拧薄皢⒚瘛钡忍厥夤δ芏ㄎ?,發揮高校在基礎與理論研究、人才培育等方面的所長,以更好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體系。

扎根于基礎研究與理論研究,滿足國家戰略需求。高校是基礎研究的主力軍,教育部發布的數據顯示,黨的十八大以來,高校承擔了全國60%以上的基礎研究任務,高校教育體系具有學科門類齊全優勢,可針對國家重大問題,推動不同學科間的交叉與融合以協作研究,形成集群效應,為國家提供高質量的政策建議。西方國家高校智庫擅長為國家提供深遠的學理根基。如美國學界在大國崛起過程中形成了原創性理論,使美國戰略具有更深遠的影響力。例如,長期擔任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主任的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教授提出“修昔底德陷阱”,為美國對華戰略競爭提供了一種學理性闡釋框架,也塑造了各國對當前中美關系的認識。我國高校智庫如能依托基礎研究和理論研究,為國家提供高質量的敘事框架和戰略框架,無疑將為國家對外戰略發揮重大作用。

連接公共政策研究的需求側和供給側,發揮橋梁作用。一方面,高校智庫可以將大學的基礎研究和理論研究延伸到政策研究和應用研究領域,助力大學高質量科研成果的政策轉化,實現學以致用。另一方面,高校智庫與政府、企業和社會這些“需求端”關系密切,可以將各界對學術研究的需求帶入大學,為大學科研帶來政策相關性和敏感性,也可以促進學術研究的高水平發展。

發揮高校智庫對公共外交及輿論引導作用。高校智庫除深耕科學研究之外,也是開展公共外交,引導社會輿論的重要陣地。高校智庫依附于高校國際化辦學與合作交流等優勢,通常通過舉辦高質量論壇、國際會議、項目合作、訪問學者、調研互訪等方式開展國際交流合作。在當前大國關系高度緊張的背景下,高校教師與青年學生作為高校智庫公共外交主體敏感性相對較低,學術信譽高,可以為國家外交戰略開通一條重要通道。同時,高校智庫善于通過傳統的刊物、講座、沙龍、研討會、對話會等形式發布,并借助各式新媒體將研究成果向社會群眾廣泛推出。如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貝爾弗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聚焦國際時事問題,通過其主辦的國際關系領域頂級期刊《國際安全》(International Security)發表學術性研究成果,塑造國際輿論話語權。同時,該中心的專家通過發表文章、舉辦講座、接受采訪等方式對熱點事件發聲,塑造公眾輿論的走向。高校智庫以其獨有的人才及學術優勢,發揮其在文明交流互鑒、國際議題設置等方面的獨特作用。

發揮高校智庫在人才培養方面的優勢。人才培養是高等院校的核心使命,也是高校智庫區別于其他類型智庫的主要功能。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教育、科技、人才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基礎性、戰略性支撐。人才是社會發展的第一資源,而高校智庫肩負著培養青年學生的重要使命。首先,高校智庫通常肩負聯合培養研究生及配合學校學生教育工作的任務,高校智庫可利用自身資源,邀請來自不同院校的高層次、專業化、多元化的智庫專家團隊,為學生進行專業授課。其次,高校智庫可通過學術會議、講座等方式為學生帶來高質量的學習交流機會。最后,高校智庫可通過搭建合作平臺增加學生社會實踐經驗。例如,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是清華大學校級研究機構,成立于2018年,將人才培養與智庫建設緊密結合。作為高校智庫,戰略中心在清華大學開設本科生課程,邀請各領域頂尖專家為學生授課,啟發學生思考。開設“戰略與安全大講堂”“戰略清析論壇”,旨在通過邀請國內外知名領域專家為學生帶來高質量的學習平臺。指導成立“清華大學學生全球戰略研究協會”,創辦“戰略青年”等青年學生團體,為優秀青年提供國內外社會調研機會,致力于培養有戰略眼光、有國際視野的青年學生和學者。此外,通過納入實習生,在專業老師的指導下,參與基礎研究工作及文稿撰寫工作,讓學生積累實踐經驗、開拓視野。高校智庫豐富人才培養模式,通過智庫建設實踐引導人才培養,通過人才培養為國家發展助力。

《孫子兵法》有言,“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孫子的主張深刻闡釋了戰略對于國家的重要性。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各國面臨的國內外發展環境更加復雜,也更加迫切地需要智庫為決策者提供更高質量的政策建議。高校智庫基于學科及人才資源的獨特優勢,是連接學術研究與政府的橋梁。高校特色新型智庫應找準定位,充分發揮“科學研究、人才培養、社會服務”等功能和使命,為國家建設作出自身獨特貢獻。(作者周武華系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系博士研究生;達巍系清華大學國際關系學系教授、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來源:《神州學人》(2023年第11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報刊社主辦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Copyright@2000-2022 www.missionsfortruth.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蕉视频青青久久久_精品无码不卡一区二区三区_妻精品一区,国产亚洲综_久久久久久免费自慰西西人体